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我初恋的她
我初恋的她
小学的时候,我功课不错,班里唯一能和我较量的只有袁* 她和我一样,也是出身于军队高干家庭,可一点没有军队家庭出身的死板。课外爱好广泛,浑身充满活力,这也是她之所以能成为当时我的偶像一个重要因素。

  每天放学后,为了能和她多在一起走几分钟,我总是站在她的那队,虽然为此我要绕道5分钟。放了学的我总是活力十足、在队伍中数我最不安份,其实无非是想吸引她的注意力嘛,为此没少跟同学打架,大概就是这时候磨练出的永不服输的劲头。

  因为小时候发育晚的关系,我比同龄人显得瘦弱,每次打架我总是身处逆境,我一次次地被打倒、被骑在身下,可我不停地爬起,不停地把身上比我强壮或者比我老练的对手掀翻在地,在对手耗尽体力的瞬间我猝然反击,被制服的从来都不是我!

  她大概也乐於欣赏我们这些男孩子间的打斗,我甚至能感到她目光流露出的赞许,所以她从来没有利用班长的身份向老师彙报这些事情。对於这一点,我们打架的双方都心存感激。

  这种快乐开心的日子只维持到了小学毕业,升中学的时候她因为发挥失常,以半分之差没有考入省重点,以至於我整个暑假都过得闷闷不乐。

  无聊的假期终於结束了,中学的第一天就是分班排座位。和小学不同,中学的座位不再是男女同桌,这种变化让我觉得有几分失落。可随即发现自己前后位坐的女生还都长得挺顺眼,心里也就塔实多了,尤其是侧后方的王芳,她早熟的身材在初一的女生中足以傲视群芳。当我的目光每次从她微微打开的领口瞥过,总被那片眩目的白光震撼。

  她家正好在我家附近,每天上课我都在路边磨蹭,直到她从我的身后赶上。

  之后的三年,每天我都享受着这种简单的幸福。

  初二、初三的时候开始,同学们的交谈之间开始出现一个陌生的名词:“挡宝”,大概相当於现在网上流行的“泡妞”。在同学们的议论中,她终於承受不住那种异样的目光。我终於收到了她的信,她说等高中毕业之后她就可以自由得跟我交往。(在高中毕业之后的N年我又见到了她,还互留了电话,只是我从来没有打过。)其实我们之间纯洁地连手都没拉!这个时候我出现了梦遗。

  升入高中后,脸上的稚气渐渐脱去,英俊的面孔已经开始引起了女生们的注意。可我在一个陌生的中学里,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,虽然我叫高二快要结束的时候,上帝把沈* ——一个美丽的转学生送到了我的面前。

  大概是相同的孤独感,让两个最孤独的学生走到了一起,而那时父母为我找的单身宿舍给我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。

  在一个阵雨的午后,她敲开了我宿舍的房门,水珠顺着她的发梢和衣角往下滴……她说她忘了带伞,想在我这避雨。我热情而慌乱地把她迎接进来,翻出我的衬衣、短裤让她换上。当她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惊讶於她那双美丽、修长、洁白的腿,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。

  我忙不迭地去给她做饭、倒水、晾衣服,心里尽量不去想她的大腿。好容易吃完饭,时间还早,我就让她在我的床上休息,她竟然毫不客气的躺了上去。至今我都没有再见过那么完美的侧面,希腊石彫一样的面廓,虽然不算丰满但是坚挺的乳房,平坦的小腹,完美的双腿……窗外的雨声像鼓点一样敲击着我的心房,我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,眼睫毛在微微的颤动,至今见到那种微微颤动的睫毛还能刺激起我的性欲。

  在无数次的冲动之后,我终於鼓足勇气坐在了床边,彷彿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漫长等待,我的唇终於落在了她的唇上。

  她像是匹被突然惊吓的小马,在我身下疯狂的摆动,躲避着我的嘴唇,可在我的坚持下她终於放弃了抵抗,让我把嘴唇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唇上。可我并没有感到满足,不停的用舌尖进攻她的樱桃小口,她紧闭的牙床慢慢放松,我的舌尖瞬间滑进她的口腔,纠缠着她的舌尖、下颚、我们的唾液互相滋润,我不停地用舌尖把我的唾液引到她的口腔,再把她的唾液吸吮过来。

  在这不停的搅拌中,她彷彿也找到了乐趣,开始不再那么被动,她的手从床单移到了我的背后,紧紧地抱住我,她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呻吟。我把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,感受到她乳房的柔软,和腰肢的纤细;我的阴茎在双腿间膨胀,我的双手抵挡不住她乳房的诱惑,隔着衬衣揉捏她尚未发育成型的乳房。

  她嘴里不停地嘟囔着,在我把舌尖收回的间隙,能听到是“不要、不要”的声音。

  我得寸进尺地把手从衬衣下摆伸了进去,可我抓住的却是她薄薄的小背心,纯棉质地,柔软而富有弹性。我迫不及待地把她的背心掀起,滑进了她的内衣。

  哇!柔软、光滑、富有弹性的手感让我一下陶醉,16岁少女皮肤所特有的细腻与光润是成熟女人所无法比拟的。

  我的阴茎隔着裤子在她的小腹、大腿上蹭压,她的身体会不自觉地躲开,减轻阴茎对她身体的压迫感。另一只手尝试着钻进她的内裤,可她毫不忧郁地把它拽了出来。在她坚决的打击下,我知道这个要求在她的承受范围只外,於是我转而把目标集中在了她的乳房。

  成功的解开了她的衬衣,把小背心撩了起来,她害羞地紧紧闭着双眼,把枕巾蒙在脸上,粉红的乳头像两颗小小的樱桃,昂首挺立在白皙而坚挺的乳房上。

  我轻轻的吻引起她浑身的震颤,我的阴茎在这种震颤中不断的膨胀,终於快达到我爆炸的极限。

  我拉开拉链,把她的小手一把塞了进去,她的小手拼命地想退出来,可我握着她的手腕不放,她的手指碰到我阴茎就像被火烫着一样地闪开,而我的阴茎则像灵活的蟒蛇纠缠着她的指尖。

  终於在这场较量中又被我佔了上风,她终於用她嫩葱样的手指握住了我的阴茎,小心翼翼地、轻轻地捋动……那之后,我的小弟弟再也没有接待过如此的礼遇!

  我用力地握着她的手,让她感受我所希望的力度,在她手指、乳房、舌尖的三重诱惑下,我的童身只保持了5分钟,就射在了自己的裤裆里……我一直认为这是我的第一次做爱,虽然没有性交,可这是和一个女人的身体接触使我达到了性高潮,而且我爱她!

  【完】